新闻资讯 首页>新闻资讯>专业文章

法人、其他组织能否成为消法中的消费者?

作者:中伦文德   丨  时间:2019.09.17   丨  浏览:240


案情回顾


八月十五中秋到,如果甲公司为了给员工发放福利,与乙餐饮公司签订月饼买卖合同,约定乙餐饮公司向甲公司供应一定数量的月饼。履约过程中,因乙餐饮公司提供的工作人员携带病毒,造成食用月饼的甲公司员工腹泻、呕吐,入院治疗。甲公司可否依《消费者权益保护法》、《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审理食品药品纠纷案件适用法律若干问题的规定》中的相关规定,向乙餐饮公司主张十倍赔偿?即法人、其他组织是否可以成为《消费者权益保护法》中的消费者?


一、   法律法规关于消费者的定义


《消费者权益保护法》第二条规定:“消费者为生活消费需要购买、使用商品或者接受服务,其权益受本法保护;本法未作规定的,受其他有关法律、法规保护”。《消费者权益保护法》中的消费者范围并未区分自然人与法人,并未明确指出消费者仅限于自然人。从民法上“法无禁止即可为”原则来看,消费者应该包含自然人、法人和其他组织。


《中华人民共和国消费者权益保护法实施条例》(送审稿)第二条规定:“消费者为生活消费需要而购买、使用商品或者接受服务,其权益受本条例保护。但自然人、法人或其他组织以牟利为目的购买、使用商品或接受服务的,不适用本条例。”从该条后半句字面意思解释,实施条例判断一个主体是否受条例保护,落脚点不在于这个主体是否是自然人或法人,而是该主体在购买、使用商品或接受服务时的目的。从后半句的反面意思推断,只要发生购买行为时不是以牟利为目的,法人、其他组织也是消费者,受到实施条例的保护。但目前实施条例是送审稿,尚未生效,但从该条例可以窥见立法者对于消费者是否包含法人、其他组织的态度。


二、   地方司法文件关于消费者是否仅限于自然人的解答


重庆市高级人民法院发布的《重庆市高级人民法院关于审理消费者权益保护纠纷案件若干问题的解答》(渝高法(201677号,以下简称“解答”)第一条关于“消费者是否包含单位”的解答为:《消费者权益保护法》第二条规定,消费者为生活消费需要购买、使用商品或者接受服务,其权益受本法保护。该条并未明确规定消费者仅限于个人。1998328日重庆市人大常委会颁布的《重庆市消费者权益保护条例》第二条将消费者定义为“本条例所称消费者,是指为生活消费购买、使用商品或者接受服务的个人和单位,其权益受法律、法规和本条例的保护”。该条例明确规定消费者包括单位。审判实务中,单位作为消费者要严格限定在“为生活消费需要”的情形下。若单位购买的是最终消费品,且该商品不是用于生产经营的,可以认为是“为生活消费需要”。例如,单位购买商品给职工发放福利的,可以认定单位是“为生活消费需要”而购买。


重庆高院的解答也认为《消费者权益保护法》并未明确规定消费者仅限于个人,关于消费者的主体问题存在解释空间。解答给审判实务中关于单位是否能成为消费者也给出了判断标准,即消费目的是否“为生活消费需要”。


深圳市中级人民法院发布的《深圳市中级人民法院关于消费者权益纠纷案件的裁判指引》(2014528日发布并生效)第一条规定:公民、法人或者其他组织以“打假”为目的购买、使用商品或者接受服务的,属于《中华人民共和国消费者权益保护法》中所称的“消费者”。除了 “为生活消费需要”目的外,深圳市中院将为“打假”目的而购买商品或服务的法人、其他组织,也认定为消费者。


三、消费者委员会相关负责人的解答


广东省消费者委员会 杨淑娜秘书长在2018724日回答“公司是否属于消费者”、“以公司名义购买小型客车的行为是否属于生活消费”两个问题时 ,认为:根据《消费者权益保护法》、《广东省实施办法》《家用汽车产品修理、更换、退货责任规定》,如果单位购买用于职工福利的商品或者服务,之后以有偿或者无偿的形式转归个人,承受消费权益的最终主体是个人,个人权益受损的,可以直接维权;如果单位为经营、办公需要购买商品或服务,不属于消费者;根据你提供的情况,以公司名义购买汽车,并登记在公司名下,该购车行为不属于“生活消费”,公司也不属于“消费者”,因此不能根据消费者权益保护的相关法律法规进行维权。根据该解答,个人可以直接维权,但未明确公司是否可以以公司名义进行维权。


四、相关案例观点


(一)公司购买车辆不应认定为生活消费的范畴


在“北京豪骏行汽车销售服务有限公司与北京中电联众电力技术集团有限公司买卖合同纠纷”一案中,法院认为:中电联众公司并非一般意义上的自然人,其购买车辆的目的应属于业务或者经营活动,不应认定生活消费的范畴。


在“昊御鼎鑫科技发展(北京)有限公司与特斯拉汽车销售服务(北京)有限公司买卖合同纠纷”一案中,法院认为:昊御鼎鑫公司明确表示其购买涉案车辆是为了“法定代表人日常生活需要,相当于公司给员工配车”,昊御鼎鑫公司与昊御鼎鑫公司法定代表人在法律上是不同的主体,因此,昊御鼎鑫公司购买涉案车辆配发给其法定代表人的购买行为应视为昊御鼎鑫公司为了自身公司的生产经营所作出的购买行为,与《中华人民共和国消费者权益保护法》第二条规定的“消费者为生活消费需要购买、使用商品或者接受服务”定义不一致。”


可见,与前述广东消费者委员会的解答相印证,公司购买车辆,登记在公司名下,购车是用于业务或经营活动,不属于生活消费。


(二)公司购买电缆用于生产经营,公司并非消费者


新疆昆仑钢铁有限公司与安徽华宇电缆集团有限公司买卖合同纠纷一案中,法院认为昆仑公司购买华宇公司的电缆用于生产、经营,并非生活消费。因此,昆仑公司请求按照该法规定对短米损失以电缆价格二倍计算,要求赔偿1781344.14元(890672.07×2倍)的主张,不符合法律规定,不予采纳


(三)公司购买蓄电池用于经营,不受《消费者权益法》保护


台州市亿超贸易有限公司与北京华宸科创科技有限公司买卖合同纠纷一案中,法院认为亿超公司系依据《中华人民共和国消费者权益保护法》向华宸公司主张三倍赔偿,但该法第二条明确规定,消费者为生活消费需要购买、使用商品或者接受服务,其权益受本法保护;本法未作规定的,受其他有关法律、法规保护。因此亿超公司因经营行为从华宸公司购买蓄电池的行为并不受该法保护,亿超公司的该项诉讼请求不具有法律依据,本院不予支持。


五、思考及分析


根据上述法律法规及地方司法文件、消委会关于相关问题的解释,回到本文案例中的情境,笔者认为,单位为员工提供月饼福利,月饼为员工中秋节消费所需。设想,如员工个人购买月饼,这一行为被认定为日常生活消费需要,毫无疑问。单位为员工提供中秋节福利,单位从中并未取得利益,最终消费的是员工个人。月饼制作过程不合格导致病毒传染,最终受损的也是员工个人。


除了发放月饼等节日福利外,生活实际中还存在单位购买餐饮服务,与餐饮公司签署餐饮服务合同,为员工提供工作餐,解决员工日常生活需要的情形。笔者认为,单位为员工提供节日福利、提供工作餐这一行为应当可以认定为“为日常生活需要”。另,员工个人也可依侵权责任法起诉供餐公司,以维护个人权益。但问题是,诉讼存在成本,员工个人未必有财力和精力去维权。个人认为,在单位存在众多员工个人权益受损的情况下,应该允许单位作为消费者向经营者主张十倍赔偿,这样有利于减少诉累,也能更好地节省员工的个人成本。


同时,建议企业在为员工发放诸如端午节粽子、中秋节月饼福利时,应严格审核供应福利主体的相应资质,以免发生集体中毒、集体感染事件,造成企业员工个人权益受损,企业的经营管理损失。



[1]笔者登录事业单位在线查询,广东省消费者委员会的宗旨和业务范围为“依据《中华人民共和国消费者权益保护法》,开展对商品和服务的社会监督,受理消费者投诉,保护消费者合法权益。”


[2]http://www.gd315.gov.cn/show-210-3799-1.html,2019年98日访问




本文作者


陈鸿慈律师

北京市中伦文德律师事务所